昨天和家里打了个电话,还是决定做个考研狗混个研究生。方向也不想继续做物理了,感觉物理这个专业太宽泛太理论,似乎学来学去就只能最终沦落到教师这个职业。这学期的教师技能课程上的太郁闷,真的有种自己最终也要变成自己当初最讨厌的那种人的地步。

我认为我不适合当老师。

我认为我身上的负面情绪太多,跟我接触多了很容易变得阴暗,对未来失去希望。这几天一直在思考以后到底要做什么,到底是去当个老师还是去当个码农?

结果越想人越郁闷,搞不清方向,感觉未来一片黑暗。在学工办值班的一段时间里,我翻到了一个上一届毕业生的就业情况,物理专业就业情况一片惨淡……当老师的只有 5 个左右,大概 10 个左右人考上了研究生,其他的人都是在家待业等等,还有的从事着和自己专业毫无关系的工作……甚至有一个去了舟山鱼粉厂……

想不通自己身边的人难道对以后的事情没有一点想法吗……寝室里的同学该玩游戏的玩游戏,该旷课的旷课,也有人似乎看透了一切一般“大学里学的专业和以后从事的工作是没多大关系的”……

我认为从事和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。但是物理这个专业过于理论,除了教师和考研我看不到以后的出路。问了老部长她在干什么,她说她到处考编制,哪里有编制就去哪里考。果然在这个国家体制内就是王道啊。本来想过自己也干脆考个教师资格证以后当老师去算了,好歹是个体制内的活,但后来越想越怪——我这种人当老师,那学生个个不都变成反社会的人……

我不喜欢现在的G。C。D,一天到晚的意识形态,学习先进思想,对自己的政策中暴露的问题一味地封堵,G。F。W越来越高,我记得 2014 年初的时候我还能轻松的用 HOSTS 来访问 Google。到了 2014 年 0x40 的时候,我记得从那时候开始到现在国内局域网都没缓过劲来,以前对 Google 还是时不时的断你连接,好歹能临时访问下,到了现在,我让你 Google 的影子都摸不到。

前不久还直接搞了几个国外的 CDN,导致我访问 Linode 和 DigitalOcean 甚至 Github 都卡的一逼,最恶心的是digicert.com也被搞了。所以访问国外的 HTTPS 时我的 Safari 卡成猪一样,一度认为我是不是要重装下系统了……之后发现在验证证书上直接卡死到最后,加上上面一条后才恢复过来。

自从 Silencer 上台后,一方面我们认识了很多官员,另一方面我们发现我们只能去认识官员了。China Dream?对,闭上眼睛,世界就是你的。

昨天和家里打了个电话,大概地说了下自己以后的打算,真的不想当老师,不想走物理这条路,早知道自己在当初填报志愿的时候就应该坚持一点,就算不能走电信方面的专业,我希望能做一些和改进人们生活的相关的工作。

这也是我一直坚持的Write The Code, Debug The World.,想要改变这个世界是很困难的,但是起码我希望能通过我们的力量让人们能够知道,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是不完美的,尽管我们不能提供完美的补丁,但是每一代人都能 fork 后 pull request 回来的话,就算你不 merge,用户自然知道那个版本更合理。